汽车财经2018年10月刊

特斯拉风波及其后的中国故事

汽车财经 /   

 

 

乔布斯之后,硅谷很久没有新的“神”了。马斯克某种程度上扮演着这个角色——他造火箭探索宇宙的边界、挖隧道为人类探索突破速度极限的交通工具Hyperloop、在泰国试图用潜水艇救援被困的足球少年,当然最受关注的还是很多人开上路的特斯拉电动汽车。他总能给人激励,但其实他是痛苦的。

今年以来,马斯克的日子更不好过,特斯拉先后经历了财务危机、产能瓶颈、高管离职、产品质量危机,以及公司股票屡屡被做空。87日,伊隆·马斯克在Twitter上宣布了特斯拉私有化:“我正在考虑以420美元的价格将特斯拉私有化,有资金担保”。这条消息,“一石激起千层浪”。很快,特斯拉的股价反应了这一点:在他发布推文的1小时20分钟,特斯拉股价上涨了7%。但这消息也同样让股东和美国证监会震惊,同时引发了美国证监会、司法部以及空方的集体诉讼,很快特斯拉被停盘调查。

马斯克的推特颇有特朗普风格,是一个我行我素的推特。他的推特,成为让投资者不安的一颗定时炸弹。在他身边的人都希望他关闭推特。

87日那天早上,马斯克和女友、音乐家格兰姆斯在家中醒来。晨练之后,他驾驶着特斯拉Model S赶往机场。途中,马斯克发布了考虑将特斯拉私有化的重大消息。马斯克抵达机场后,乘坐私人飞机前往内华达州。这一天,他把时间花在了特斯拉超级电池工厂上,包括与经理的会面,视察装配线。当天晚上,他又飞到了旧金山湾区,开会直到深夜。

“资金担保”这四个字是让特斯拉股价大涨的关键因素。在发布这条推文之前,他的确与沙特主权财富基金多次协商,后者的体量为2500亿美元,但沙特主权财富基金并未承诺提供任何现金。随后的一周,特斯拉一直占据着美国媒体的头条,大多是机构的辟谣,实际并没有为特斯拉提供私有化资金。

尽管现在马斯克不得不聘请顶级律师去应付这条推文带来的种种司法麻烦,但是面对股东震怒,他却说自己“不后悔”发布这则消息。

他为何这样说?因为他的大部分压力来自做空者。他称自己至少有几个月都在应付空头给他的极度折磨,这些人“拼命讲一些可能会摧毁特斯拉的故事”。

特斯拉一直是美股中被做空的头牌。空头头寸高达110亿美元,而特斯拉总市值徘徊在500亿-600亿。这意味着马斯克,每周一百多个小时在工厂不休不眠地工作,同时不停地讲着动人的故事,希望投资者买入股票,稳定股价。但空头转手就把近1/5的股票卖了。

在这条私有化推文之后,著名空头“香椽”牵头集体诉讼起诉特斯拉。2016年开始,“香椽”就开始质疑特斯拉的现金流,同时看空特斯拉的供应链问题,称“特斯拉虽为好车,但却是一个不值得投资的股票”。正是因为外界的质疑,马斯克不停将自己逼至极限提高产能。除了这次私有化的调查,美国证监会还一直在调查马斯克在推特上屡次因产能问题食言。

马斯克个性鲜明,他对质疑没有容忍度:他曾多次因为记者提问言辞犀利而挂断电话;也曾经因为分析师在财报会议上质疑业务数据切断电话,致使特斯拉股价大跌;又因为潜水员弗农·昂斯沃思质疑他的潜水艇技术施救泰国孩子的救援方案不可行,随后马斯克公开称他为“儿童强奸犯”。这一言论让原本被称赞的马斯克又陷入举国的声讨中。更不用说,这些年空头对马斯克持续地高压式地质疑。这种质疑既需要他分散精力去稳定股价。

硅谷是个奇怪的存在,这里的公司追求政治正确,甚至连一场活动都要追求种族、性别的平衡。然而,每一代硅谷的精神领袖都是有着巨大争议的,充满瑕疵般的存在。早年的精神领袖乔布斯因私德与管理方式均引发争议,甚至被赶出苹果;Uber创始人卡兰尼克更是将 “混蛋”文化发挥到极致,也被赶出自己一手创建的公司;著名投资人Peter Thiel因支持川普甚至被逼离开硅谷。

这些人仿佛美剧中的主角,跟硅谷的精神领袖一样,他们是不完美的。他们的人格魅力不完全建立在成功的基础上,而是这种缺陷构成了他们完整人格的一部分。一些人认为是“缺点”,另一些人却在这种争议中看到自己想做而不敢做的事。

这种缺点,很多时候是不符合道德标准的,甚至游走在法律边缘,假设马斯克真的主观没有认为“钱已到位”但却这样写着,这就直接触犯法律,涉嫌证券欺诈。因为马斯克在用手机公开宣布了虚假的、带有误导性的特斯拉私有化的消息。他在推文中发给2200万粉丝,以及其它任何可以上网看到的人之前,也没有按规定通知纳斯达克,说他打算发布这个公告。

尽管受到了美国证监会、司法部,以及华尔街做空势力的集体诉讼,但从87日到9月底,仅一个多月的时间,这桩诉讼案就达成了庭外和解。根据协议,马斯克个人将支付2000万美元的罚款,并除可继续担任CEO外,至少在3年内不得担任董事会主席。此外,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还对特斯拉公司处以2000万美元的罚款。特斯拉董事会将采取重要改革,任命新的董事会成员、监督马斯克与投资者沟通的义务。

当然,马斯克的官司并未了结,这是最近一段时期比起负债更为要紧的事情,但他仍然不谨慎、不罢休。为了他自己在104日在推文中的一句“喂肥空头的委员会”涉嫌污蔑美国证券委员会,而使股票跌了3%。尽管SEC遭到了羞辱,但法官为了投资人的利益,依然批准了以上的和解协议,为此特斯拉股票大涨4.85%

有人说,马斯克就是一个突发新闻的炸弹源,此话颇有道理。“和解协议”仅两天后,特斯拉股价在交易中大幅上涨18%。其原因倒不是和解协议本身,而是该公司已经达成了季度产量目标。第三季度特斯拉Model 3的产量为5.3万辆,实现了其8月份对本季度产量的承诺。如果再加上特斯拉的全部车型产量,则创下了8万辆的历史记录,比二季度增长了49.98%。仅9月就销售了29975辆,超过了美国所有竞争对手的总和。今年12Model 3可大批量交付中国用户。马斯克在最近的一封邮件中表示“我们已非常接近于实现盈利,并将证明那些怀疑者是错误的。”

按“和解协议”,马斯克将在45天之内卸任公司董事长一职,那么新的董事长人选从何而来?马斯克可不像乔布斯,他因为年轻,并未考虑培养接班人事宜,由于特斯拉公司几乎就是马斯克的代名词。两者甚至可以划上等号。如果失去了马斯克这位偶像级企业家,特斯拉品牌是否还有吸引数以千万计粉丝的魅力,尚难以预料。更何况特斯拉目前还只是一个立足未稳,处于亏损时期小众品牌。因此想改变目前格局,并非增加两位独立董事和一位新董事长就能解决。

据当前的实际情况,新董事长必须有能力驾驭这位魅力超群、富有远见而又行事冲动的首席执行官,不仅如此,从根本上讲,新董事长还必须使特斯拉在越来越多的市场竞争者面前,成为一个盈利的、为市场所接受的电动车生产商。

严峻的形势是公司现正处在每三个月10亿美元的速度“烧钱”,未来13个月中,在特斯拉115亿美元债务中,有超过15亿美元需要到期偿付,包括31日到期的9.2亿美元规模可债转股,价格为360美元。资金链空前吃紧,甚至断裂的险境。同时公司高管频被爆出离职,以及更多的员工被离职的消息,这都是对未来履新董事长的严峻挑战。

另外还有个“不大不小”的问题,那就是因为赶工而出现的质量问题。比如Model3部分焊接点减少了300个,占总焊点数的比例约为6%,并在生产过程中跳过了制动和侧倾测试工序等等。之所以称之为“不大不小”,是因为如强调了操控规程,加强工艺检测,不要为赶进度而放弃质量监测,那么这些问题就会迎刃而解。再所谓每生产一辆Model3要亏损6000美元,这也是个暂时性问题,主要是因为决策者对市场判断失误而造成的,过多地生产了卖不动的高配车型,而基础版车型却严重不足。

另一个真正的困难是和中国一样,美国对新能源车的补贴也有“退坡”的问题存在。从201911日到630日期间,美国政府补贴将从7500美元减至3750美元,再接下来的日子补贴就只剩下1875美元了。要知道,从2007年起,特斯拉已获得的政府补贴已高达35亿美元。当然,在补贴“退坡”的同时,特斯拉也创下了一个月销售3万辆的历史记录,如果能够持续这种状态,那么情况会发生很大变化。

 

特斯拉中国之路和中国借鉴

今年510日,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获得营业执照。710日,特斯拉与上海临港管委会、临港集团又签署协议将在上海临港地区独资建设集研发、制造、销售等功能于一体的特斯拉超级工厂。97日,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注册资本发生变更,由原来的1亿元人民币扩增至46.7亿元人民币。

1011日,据美媒报道,特斯拉正在拍卖一块价格约为10亿元人民币的土地,以建立上海生产基地。

尽管特斯拉将要换董事长,原先决策在中国投资生产的马斯克将要失去了最终拍板的权利,而且中美贸易战在不断深入发展,但无论是谁执掌特斯拉的董事会,在特斯拉的第二主战场进行本地化生产的决定将是难以改变的。当前,虽然对美关税升高,特斯拉两款车上牌量较7月大幅下降55%~73.4%(价格升高14万元~26万元)。但中国市场对于Model SX的依然存在需求。今年1~8月进口汽车上牌量中,特斯拉X5978辆排名第一。据特斯拉方面估算,美国产品如果算上跨洋运输成本和高达40%汽车关税,与在中国本土生产的售价相比要高出55%~60%。同时,特斯拉要实现扭亏为盈的必然选择就是扩大生产规模,增加市场销量。因此,只有加快上海的工厂建设形成了几十万辆以上的产销规模,方能摆脱负面新闻不断,债台高筑的形象,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正常车企。最近又传来的消息,特斯拉临港项目实质落地,建厂工业用地签定土地出让合同,离实现中国生产的目标又进了一步。

中国造车新势力的一位颇具代表性的人物曾说,“未来智能汽车最重要的是运营,而非制造本身”。此句一出,“石破惊天”,但也说出了新势力造车的造车模式就是通过所谓新概念,以及诸如新定义、新物种、新零售、新生态等一大堆是似而非的新名词,一轮又一轮地讲故事,当然还有新产品赢得媒体和公众的关注,然后一轮又一轮的承诺、获得一轮又一轮的融资。特斯拉如果渡过这次私有化危机,以及保持产能稳定,则会一步步走向正规,向传统造车可持续发展的模式靠拢。但中国的造车新势力则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有相当多的企业可能在中途不得不退出。这是因为造车的涉及面太广了、太复杂了,绝不是这种半路出家的“闯将”们讲故事、讲概念就能实现的。已经开始交车的新势力正将面对产品可靠性和售后维修的严峻考验,才交出1000多辆的蔚来ES8已经被车主爆出“提车4天就死机,修车只能靠拔保险丝、续驶里程远达不到承诺之数,而一键加电服务贵为180元,并耗时几小时等待问题等等。”对于新势力产品而言,目前有多少智能化的配置是小事,有可靠的制造系统和完善的质保体系,以及稳定的、合理价格的零部件的供应,保持稳定的发展才是头等大事。说穿了,能活下去才是大事。为此需尽快地走出资金紧缺和产品不能及时交付的怪圈,尽快形成健康可持续发展的可靠模式。

事实上,本刊上期所述的造车新势力与资本的恩爱情仇续集钱与权的博弈,正在上演之中。恒大与贾跃亭的FF的蜜月刚过3个月,就撕破脸上了法庭,金钱与控制权的生死选择又摆上了桌面。

事情还不止于此,1010日美国加州电动车和未来出行公司Evezcity宣布,前上汽集团总工程师曾经的仲德基金投资及行业研究团队联席总裁程惊雷即日起执掌该公司在中国的运营。而这家公司居然在今年1月因为被告为窃取FF商业机密而被贾跃亭告上法庭。而这家仲德基金的核心人物曾是欧洲最大金融控股集团瑞银投行的亚洲区主席,甚至被称之为“中国民营海外上市之父”。而仲德基金目前主要投资方向为中国制造2025,因此程惊雷任职Velozcity电动车公司绝非偶然,但今后的这场跨国官司又将如何,尚难以预料。

10月真是一个多事之秋,同日特斯拉的第二大股东Baillie Gifford&CO宣布持有蔚来汽车11.44%股份。此举令蔚来当天股价涨幅7%。一个股东同时持有未来两个竞争对手的大量股票,也真是一场好戏。

另外,国内的其它新势力也正在上演一场交付速度的竞赛。有的张口就是今年1万辆交付,有的则改变口气相对慎重,先向内部员工交付,但目标不变等。

应对之下,老车企则显得沉稳,上汽荣威Marvel X不用等待,上市即首交500辆。不得不承认,传统汽车制造模式是经过百年市场锤炼的,有足够的底气。相信,老车企中进入新势力的一些高管们,能给新势力带去一些踏实新风,改变人们对新势力的认识。

热门文章

汽车财经2018年3月刊

电动汽车与自动驾驶技术的展示闪耀本届日内瓦车展。几乎每一家汽…

汽车财经2017年12月刊

说起美国领先轮胎企业固铂轮胎,虽然在市场上的销量不是最大的,…

汽车财经2017年11月刊

大陆集团属下的动力总成事业部惠及全球客户,通过创新解决方案,…

汽车财经2017年10月刊

无论是上汽阿里的斑马软件平台开放,或是百度Apollo自动驾驶平台…

汽车财经2018年4月刊

最了不起的是中国汽车产业在稳定的大市场环境培育下,已经铸就了…

汽车财经2018年5月刊

面对越来越严格的油耗要求,必须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两条腿共同走。